首頁 > 商業 > 正文

美國擬限制技術出口: 科技創新需全球各國共同推動

2018年11月23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楊清清  

“如今,產業鏈全球化的趨勢并沒有被逆轉,世界上也沒有一個國家可以生產所有的產品部件。”吳奕捷表示,“中國應繼續推動產業鏈全球化,與其他國家共同推動科技創新發展與交流。”

近期,美國科技股遭逢“技術性熊市”,與政策性因素密不可分。

當地時間11月19日,美國半導體指數(SOX)大跌3.86%,其中芯片股美光科技(MU.O)大跌6.62%,英偉達公司(NVDA.O)股價暴跌12%。其他科技公司股價同樣大幅收跌,蘋果公司(AAPL.O)下跌3.96%,Facebook(FB.O)暴跌5.72%,亞馬遜(AMZN.O)暴跌5.09%,谷歌(GOOGL.O)下跌3.82%,微軟(MSFT.O)跌去3.39%。

這只是一個開始。蘋果公司在隨后兩日股價繼續下探,跌幅分別為4.78%和0.11%,英偉達在截至21日收盤時股價為144.71美元,相較前日再次下滑2.93%。這也就意味著,與10月初289.36美元的高位相比,英偉達當前股價已幾近腰斬。其他科技巨頭亦自年內高點下跌20%以上,蒸發市值近萬億。

究竟發生了什么?

當地時間18日晚間,美國商務部工業安全署(Department of Commerce, 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 BIS)出臺了一份針對關鍵技術和相關產品的出口管制框架清單,同時開始對這些新興技術的出口管制面向公眾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征詢意見。根據該框架,包括AI、芯片、機器人、量子計算、腦-機接口、生物科技等在內的14項前沿技術將被限制出口,形成技術管制。

這些限制對美國科技巨頭的海外業務而言,可能會構成毀滅性打擊,因而導致美國科技股隨后大幅震蕩。當然,也會對中國相關產業形成挑戰。“美國及一些西方國家限制中國企業海外收購,是擔心中國取得西方的先進技術。”香港大學SPACE中國商業學院客席講師吳奕捷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然而,對中國限制技術出口,也必將逼使中國加速自主創新。”

11月22日,商務部在例行新聞發布會中表示,“中方注意到美方公布的就擬加強14項技術出口管制征求意見的通知,正在對美方可能采取的措施進行評估。”

“誤傷”硅谷

根據2018年美國國會通過的《出口管制改革法案(Export Control Reform Act)》,美國商務部工業安全署將通過商務管制清單(Commerce Control List, CCL)對具體出口商品進行監管,主要涉及敏感商品和敏感技術。

據了解,位列出口清單上的項目,需要預先獲得商務部批準,未得到豁免的商品出口均受到出口管制。目前,該清單僅是征求意見稿,意見征求截至12月19日。

清單一出,美國科技股應聲下跌。究其根本,源于出口管制對科技企業海外業務可能造成的影響。

例如,美國商務部在清單中將微處理器(MPU)列入出口管控器件范圍內,并定義MPU包括片上系統(SoC)以及片上堆棧存儲器(Stacked Memory on Chip)。而當前絕大多數手機處理器均集成了基帶芯片等復雜功能,是典型的SOC芯片。

“一旦禁運,對于高通是毀滅性打擊。”招商證券電子信息技術行業研究團隊表示,2018年,中國大陸市場占高通總營收的66.67%,共計151.49億美元,而主處理器即手機處理器的銷售額占公司總營收的76.03%。假設全球各地產品銷售結構比例一致,則高通中國區手機處理器銷售額為115.18億美元,占公司總營收的五成以上。

AI芯片同樣如此。目前全球AI芯片巨頭包括英偉達、英特爾旗下Movidius、FPGA供應商賽靈思等,這些企業在華業務比例同樣較高。例如,英偉達近年來業務正逐漸向以中國大陸為代表的亞太地區進行轉移,截至2016年,其在中國大陸營收達到13億美元,同比增長61.9%,在全球各區域中增速最快,2017年,英偉達有20%的營收來自中國,高達97億美元。

中國也是人工智能相關產業的重要市場。英特爾全球副總裁、中國區總裁楊旭日前在英特爾人工智能大會上表示,2017年中國人工智能市場規模是9億美元,而到2022年中國人工智能市場將是90億美元,5年增長10倍。這也就意味著,未來AI各類場景對AI芯片的需求都將保持高速增長。

機器人領域更是典型體現出“技術在美國、市場在中國”。根據華創證券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機器人銷量達到13.8萬臺,相比于16年的8.7萬臺增長58%,凈增長5.1萬臺,占全球比例也由14.5%上升至36%,為機器人第一大市場。

“如將上述產品禁運,對于美方而言是傷人傷己的行為。”招商證券電子信息技術行業研究團隊表示,不過目前美國商務部也明確表示,歡迎公眾提供包括如何鑒別關鍵技術的建議,因此該清單內容也存在不確定性,“清單落地后大概率會予以調整。”

掣肘中國

事實上,在清單所列的前沿技術領域,全球范圍內能夠與美國匹敵的國家并不多,中國算是一個。如在人工智能領域,根據《2018世界人工智能產業發展藍皮書》數據顯示,中國、美國和日本相關專利申請數量領先,占比分別為37.1%、24.8%和13.1%。

而清單如此推出,考慮到我國在許多相關領域的技術積累與美國存在一定差距,部分公司的芯片等核心零部件供應必然會受影響,甚至影響程度超出想象。

例如,美國限制新技術出口的清單公布后,海康威視(002415.SZ)在11月20日股價大跌8.71%。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海康威視的供應商包括英特爾、英偉達、安霸這些美國巨頭。而就在今年9月的機構調研中,海康威視相關負責人還表示,海康威視產品復雜性沒有那么高,用到的器件種類沒有那么多,相對于大型系統而言,受到來自單個國家的制約相對小一些。

“目前國內芯片領域暫時沒有可替代的產品,AI訓練端芯片差距更是十年以上。”賽迪顧問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副總經理向陽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現在國內僅寒武紀一家公司在做云端訓練芯片,但直到現在第一代產品也未量產。”

即便是國內看似已經有所發展的云計算行業,也將受到明顯影響。“國內無論阿里云或騰訊云等云計算服務廠商,都需要使用英偉達的GPU,芯片一旦限售,其AI云服務能力也將受限。”向陽直言道。

新的機會

實際上,今年10月底,美國商務部就以國家安全為由,宣布將福建晉華集成電路有限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禁止晉華向美國公司采購零部件、軟件及科技產品。

“NAND快閃記憶體市場中,美韓企業的科技壟斷令其過去幾年一直可以謀取暴利。”吳奕捷分析稱,“美國向福建晉華進行生產原料出口管制,是因為福建晉華在DRAM(記憶體)領域取得技術突破,必將打破美國鎂光和韓國三星的壟斷,影響其利潤,所以必須通過生產原料出口管制阻止福建晉華的量產。”

而這次,美國限制出口的14類新技術全都是未來科技發展的核心方向,“誰能控制這些技術,必能獲得未來全球產業鏈中最高端、最核心部分的控制權。所以,美國希望通過限制出口以維護其未來在科技制造領域的領導地位。”吳奕捷表示。

不過,盡管清單落實短期內會對國內產業產生影響,但相關領域部分研發能力較強的國產芯片、算法、零部件等致力于自主自控的廠商面臨的競爭將會減少,有望加速發展。

“據產業鏈調研,我們了解到目前海思Hi3559AV100 SOC芯片性能已經達到甚至超過國外同類芯片。AV100芯片內置雙核NNIE@840MHz神經加速引擎、雙目深度檢測單元等,可應用于泛卡口領域,實現人臉、車輛、行為檢測。”招商證券電子信息技術行業研究團隊指出。

更高性能的云服務器端方面,海思也推出了昇騰310芯片,擁有8TFLOPS半精度計算力,采用12nm FFC工藝,最大功耗為8W,已達到業內頂級性能。同時,海思還將于2019年2月正式量產昇騰910芯片。“伴隨國產AI芯片的崛起,以海思為代表的國產廠商,已經在部分應用場景替換英偉達方案。”

除了國內相關領域廠商迎來新的發展機會,同時,美國的屢次管制,也進一步以外力迫使中國進行自主創新。不過,吳奕捷建議,中國自主創新的方向并非閉門造車,而依然應當是與國際接軌,與各國共同設立行業技術標準。

“如今,產業鏈全球化的趨勢并沒有被逆轉,世界上也沒有一個國家可以生產所有的產品部件。”吳奕捷表示,“中國應繼續推動產業鏈全球化,與其他國家共同推動科技創新發展與交流。”(編輯:張偉賢)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betway体育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