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業 > 正文

高通中國合資公司要關閉? 華芯通CEO稱“一言難盡”

2019年04月20日  09:21   第一財經  

美國芯片巨頭高通和中國貴州政府的合資公司華芯通本月底將正式關閉,400多人的技術開發團隊正等待“接盤”。針對此消息,華芯通官方尚未回應,不過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

美國芯片巨頭高通和中國貴州政府的合資公司華芯通本月底將正式關閉,400多人的技術開發團隊正等待“接盤”。針對此消息,華芯通官方尚未回應,不過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華芯通CEO汪凱已經離職。汪凱在回復第一財經記者關于華芯通倒閉傳聞時表示“一言難盡”。

立誓一年 昇龍4800成絕唱

去年5月,高通公司還在中國國際大數據產業博覽會上召開特別發布會,宣布從技術和資金上支持華芯通公司開展服務器芯片的研發,助力華芯通公司取得成功,為支持貴州大數據產業和中國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做出積極貢獻。

當時汪凱還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目前的形勢對于華芯通非常有利,第一款芯片已經流片,即將量產上市。”高通公司總裁克里斯蒂亞諾·阿蒙也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高通并沒有退出服務器芯片業務,作為華芯通的股東,高通會在技術專長,設計能力和管理方面繼續為華芯通提供重要支持和幫助,保證華芯通擁有充足的資源,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的整體實力。”

阿蒙還強調,高通與貴州省政府的合作項目,在高通業務戰略中具有重要地位。從全球來看,智能連接設備的快速增長和人工智能的發展,加速了數據中心向包括邊緣計算在內的擴展,服務器技術市場發展前景光明,而中國是該領域發展最快、潛力最大的市場之一。

不過雙方的誓言說了不到一年,華芯通的發展就要被迫打上休止符。業內人士用“同床異夢”來形容兩家公司的合作。

華芯通創建于2016年,主要服務于服務器芯片的設計和開發。到去年8月為止,高通和貴州政府總共投資了5.7億美元在這個項目上。去年11月27日,華芯通宣布其第一代可商用的ARM架構國產通用服務器芯片——昇龍4800 (StarDragon 4800) 正式開始量產,首批出貨量數千片。

成立三年就走向終結,華芯通的“猝死”雖然讓人意外,但市場人士早就對這一項目存有疑慮,尤其是在去年高通在服務器芯片上宣告“撤退”之后。由于現在95%的服務器芯片市場都被英特爾X86所占據,讓其他參與者望塵莫及。

一位ARM的管理層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在高通宣布自己不做服務器芯片的那一刻起,這個合資項目就已經注定了要滅亡。高通的退出也是出于內部管理的決定,他們認為云計算尤其是邊緣計算的市場潛力更大。”

為國產芯片合資企業敲響警鐘

這個項目的失敗也給國內芯片產業的其他公司敲響了警鐘。研究機構Gartner研究副總裁盛陵海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華芯通項目的關鍵問題是投資回報率不行,而且因為是中美雙方的股權,誰出錢?誰出技術?由誰控股?合資公司都會面臨這些復雜的問題。”

實際上,華芯通并不是高通在中國唯一的合資公司。去年5月,高通獲批與國有大唐電信子公司聯芯科技以及建廣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智路資本共同組建一家設計智能手機芯片組的合資公司瓴盛科技(貴州)有限公司,注冊資本接近30億元,其中高通和聯芯科技占比均為24%。

盛陵海表示,高通與大唐合資公司的前景也可能就此蒙上陰影。此前已經有媒體質疑,瓴盛科技智慧成為高通公司的代理人,扮演高通低端芯片分銷商的角色,高通是不會把核心技術轉讓給合資公司的。

知識產權掌握在誰手里?或許是“華芯通們”最大的痛點。盡管從注冊資本來看,中資確實處于主導地位,然而合資公司的主導權還是掌握在高通手上,因為大多數的外資科技公司只向國內提供技術授權,而非知識產權的轉移,這也就意味著,合資公司只能去使用技術,而不能真正擁有技術。

芯片行業不乏合資公司的案例,英特爾與國內公司瀾起科技合作,X86 CPU技術仍然掌握在英特爾手中。ARM與中國的合作也由來已久,包括開設中國的基金和孵化器,并與中國厚安創新基金成立合資公司,但真正的專利權仍然掌握在母公司ARM手里。

華芯通項目告敗后,高通在數據中心方面的雄心或許也將受到打壓。去年,阿蒙曾對第一財經記者描述了其在數據中心方面的規劃。他說道:“我們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依賴與貴州政府的合資公司華芯通來發展數據中心業務,第二步是繼續發展技術,并通過對于華芯通的支持,來滿足深度學習和人工智能的需求,將數據中心的業務擴展至移動網絡的邊緣計算領域。”

來源:第一財經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betway体育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