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業 > 正文

紫外線燈熱銷背后:疫情激發的消費陽謀

2020年03月14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葉碧華  

“紫外線消毒燈市場的火爆是疫情時期的特殊產物,目前疫情控制持續向好,有望4月前結束,相信紫外線消毒燈市場很快就恢復正常情況。如果不理智地擴大產能,最終都會遭遇供過于求的尷尬局面。”

“守了一個多月,終于搶到了!”近一個月以來,胡女士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刷新其購物車,希望里面的商品有貨。她要買的是一盞60瓦的家用紫外線消毒燈。

2月5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印發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中提到,冠狀病毒對紫外線和熱敏感,讓多年市場表現一直不溫不火的紫外線殺菌燈迎來新的風口。

在京東、天貓、淘寶、蘇寧易購、國美等多個電商平臺上,“一燈難求”成為普遍現象,產品價格也因此水漲船高。目前,入門款38瓦不帶臭氧的紫外線消毒燈價格已升至199元起步,部分外資品牌甚至到499、599元的價位。

盡管如此,市場依然處于供不應求的階段。瞬間爆發的需求不僅帶動紫外線燈生產企業、照明企業的生產熱情,連同產業外延的企業也被吸引,紛紛跨界進入。

“紫外線消毒燈市場的火爆是疫情時期的特殊產物,目前疫情控制持續向好,有望4月前結束,相信紫外線消毒燈市場很快就恢復正常情況。如果不理智地擴大產能,最終都會遭遇供過于求的尷尬局面。”面對當下因疫情帶來的行業擴產,一位照明行業資深人士不無擔憂地表示。

“疫”外熱銷

“電視上說新冠病毒對紫外線敏感的時候,我就馬上去京東搜‘紫外線消毒燈’,但全部顯示沒貨,淘寶、天貓都一樣。”胡女士坦承,最初讓她想入手的一大原因是疫情。

然而,不是想買便能馬上買到。從2月初開始,胡女士在京東、淘寶上問了不下10個看起來比較靠譜的紫外線燈品牌客服,得到的回復基本一致,沒貨、過年停產、先加購物車、有貨馬上發、不知何時復工……總而言之,要想買到現貨基本上不可能。

京東對本報記者表示,疫情期間,家庭紫外線殺菌燈走俏。相關數據顯示,從去年12月到現在,京東平臺上的殺菌燈類產品成交數量是去年同期的6倍,該類產品購買的消費者以一、二線城市的年輕人為主。

國美相關人士稱,雖然紫外線消毒燈并未進入實體門店,但需求十分旺盛。“以前我們電商并沒有談這個商品,是今年3月開始為了企業復工復產而上架的,從3月1號到現在(3月11日)賣了近百臺。”

大量的購置需求促使不少照明廠商轉而研發生產紫外線殺菌燈,雪萊特、雷士照明、三雄極光等廠商紛紛“開足馬力”生產。

據雪萊特3月11日披露:去年紫外線殺菌燈(環境凈化系列)相關產品的銷售收入約為5621萬元,占公司2019年整體營業收入的16%。而今年1月1日至今,紫外線殺菌燈形成的銷售收入約1500萬元,同比大幅增加。

記者在該公司天貓旗艦店看到,疫情期間,除了武漢地區用戶因特殊情況提前發貨以外,其他地區的消費者購買后平均要20來天后才能收到貨,缺貨、晚發的情況一直持續到3月10日才得到緩解。

關于紫外線消毒燈的調貨問題,京東方面向記者表示,相關業務部門一直與商家保持密切溝通,每天同步復工及產能情況,保證每天下線產品進入京東平臺的比例。“截至目前,前期缺貨商品已逐步分批次開始發貨,預計3月底可將欠貨全部發出,4月恢復正常備貨銷售。”

雷士照明零售事業部總經理徐進告訴本報記者,在本次疫情爆發前,雷士照明一直在做紫外線消毒產品,相關產品的研發是從2018年開始并布局生產線,如帶紫外線消毒的晾衣機、浴霸等。“目前我們的產能完全能滿足現在的市場需求。”

據他介紹,公司在消毒燈市場的銷售分兩個階段,以3月中旬為界,之前為第一階段主要以家用為主;此后則工程需求上漲。

“隨著全國各企業陸續復工復產,學校也在做相關的復學準備工作,不管是企業復工還是學校復學,當務之急就是要做好全方位的防疫工作,紫外線消毒燈市場也將迎來第二階段的小高峰,需求量短期內仍呈上升趨勢,當然也如同口罩市場一樣,近期會有很多的生產廠家陸續加入。”徐進說。

盛宴過后何去何從

3月13日,記者在電商平臺搜索“家用紫外線消毒燈”,出現上萬條結果,涉及400多個品牌,當中既有飛利浦、松下、歐司朗等外資,也有如雪萊特、益辰、雷士、三雄極光、歐普照明等國內照明企業,還見到了小米等跨界者的身影。

紫外線消毒燈最初屬于醫療器械二類產品,后來降為醫療器械一類產品。在2017年新修訂的《醫療器械分類目錄》中,紫外線消毒燈已不再是醫療器械產品,屬于普通電光源產品。

但是,根據相關規定,在國內從事消毒產品生產、分裝的單位和個人,都必須申領《消毒產品生產企業衛生許可證》,該證由各省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出。

記者在廣東省衛生健康委員會官網查詢得知,2月1日至今,一共有12家企業申請內容為“消毒器械”的消毒產品生產企業衛生許可,主要分布在佛山、中山等照明產業集聚地,少數企業位于珠海、東莞。單是2月19日一天,便有4家主業本來是照明、電器的企業申請了新證,名正言順投身到泱泱紫外線消毒燈大軍中。

一位照明行業資深人士告訴記者,從結構上來說,紫外線消毒燈大體分為燈體、驅動、燈管、智能控制四部分。雖說結構較為簡單,但并非低技術、低標準的品類,其整燈的核心部件選材,包括制作工藝、燈管以及燈珠的選擇,都決定了一款紫外線殺菌燈是否合格安全。

“核心部件是燈管、驅動和控制器。燈管和驅動共同決定了紫外線消毒燈的性能和壽命,智能控制則保證其安全性,包括延遲開機、檢測誤闖者等。”上述人士告訴記者,近期業內有不少投機者,他們通過采購零部件進行簡單組裝,迅速把紫外線燈推出市場,帶來極大的安全隱憂,有的甚至連《消毒產品生產企業衛生許可證》都沒有申領便開始生產銷售。

北京好特光紫外線科技有限公司一位羅姓銷售人員告訴記者,自疫情爆發以來,前來咨詢的人比之前增加了兩倍,當中確實有不少是想要買紫外線燈管回去自己組裝的。“30瓦燈管40元,40瓦50元,轉手一弄就能賣個兩三百元,大家還搶著要,誰不干?”

價格虛高已然成為當下紫外線燈市場的一大問題。一些外資品牌更是打著原裝進口燈管的旗號,一下子把價格抬到四五百元以上。在復旦大學電光源研究所副所長張善端看來,除非是部分高臭氧產品,在燈管的制造上,國內與國外可以說是齊頭并進的狀態。按照國家標準,紫外線燈管的平均使用壽命為8000小時,目前國內某些優秀產品已經可以達到13000小時。

徐進指出,目前制約紫外線燈產品供應主要有兩個方面:首先是配套材料及加工工廠還沒復工,導致整體生產進度較慢,市場供應不足;其次是,主要的關鍵配件紫外線燈管的材料采購緊張,且成品燈管產能較低,導致產能不足。“但隨著相關的配套廠家陸續開工,3月下旬開始大品牌的消毒燈產能會趨于穩定。”

據雪萊特此前透露,公司紫外線殺菌燈滿負荷生產年產能為1000萬只/套,預計上游供應商逐步有序復工后,供應鏈將更有保證,產量也將大幅提升。若從春節后最低價1.8元算起,截至3月12日,這家身負3.5億逾期債務公司的股價已累計上漲94%。

這場紫外線燈盛宴過后,誰將是最終的買單者?過剩產能又何去何從?

在徐進看來,市場對紫外線消毒燈的需求還會延續。“雖說疫情已經不斷得到抑制,但還沒有針對病毒的有效治療方案,接下來的關鍵是做好防護,不管是企業,還是家庭都會配合做好防護措施。”

此外,疫情過后,人們對健康會更加重視,他判斷,接下來各生產廠家也會針對紫外線殺菌燈產品不斷升級和延伸,未來的產品設計和應用將更加貼近生活,適用性會得到延續,繼而演變成為一種常規的健康產品而帶來持續的需求。

三雄極光相關負責人認為,紫外線消毒燈因其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的消毒殺菌作用,市場需求得以瞬間爆發,供不應求導致價格居高不下。“但隨著照明企業復工復產,現在紫外線消毒燈的價格開始逐漸回落。”

3月12日傍晚,苦苦守候一個多月的胡女士終于如愿以償,以339元的價格買到60瓦的某品牌紫外線消毒燈。但在她看來,目前依然是賣方市場,“之前這個價格可以買到智能控制器的,現在降配價格卻一樣,相當于變相漲價了。”截至發稿,胡女士的訂單物流狀態依然是“等待廠商處理”。

(本報記者楊清清對本文亦有貢獻)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