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產業資本入場護航A股 283家次企業啟動回購

2020年03月17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楊坪  

當前已經啟動回購的上市公司中,美的集團回購金額最高,已累計回購32億元。

3月16日,在外圍市場的影響之下,上證綜指跌3.40%,失守2800點。

連日來,隨著A股劇烈波動,股份回購現象顯著活躍。3月16日晚間,又有美克家居、振江股份等多家上市公司公告了回購進展。

根據wind數據顯示,2月以來,截至3月16日,已有283家次A股上市公司發布回購公告,內容包括回購計劃和回購實施情況。

回購潮起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發現,上述上市公司啟動回購的目的各不相同。其中,回購目的為股權激勵注銷的114家次,實施股權激勵的25家次,作為市值管理的15家次,作為盈利補償的2家次,還有127家上市公司并未詳細披露股票回購的目的。

具體來看,采用定向回購模式的合計116家次,集中競價交易回購的高達166家次,占比接近6成,采用其他方式的則為一家。

剔除116家次定向回購的上市公司,目前已披露回購預案的上市公司擬回購股票數量合計55.77億股,而已實施回購的股份數量達26.31億股,累計回購金額高達213.22億元。

從行業分布上看,已回購金額最高的前五大行業則分別為房地產、家用電器、醫藥生物、電氣設備、輕工制造,截至目前分別已回購34.62億元、34.04億元、29.03億元、12.63億元和11.79億元。

根據已披露的公告顯示,當前已經啟動回購的上市公司中,美的集團回購金額最高,截至目前,美的集團已累計回購32億元。

作為“回購狂魔”的美的集團,從2014年8月,美的集團就發布了《關于股份回購計劃的長效機制》,此后幾乎每年美的集團都會發布回購計劃。

2020年2月,美的集團拋出了2020年的回購計劃,擬在未來一年內,以集中競價的方式使用自有資金回購部分公司股份,回購價格為不超過65元/股,回購數量不超過8000萬股且不低于4000萬股,按最高價計算,美的集團2020年用于回購最高金額可達52億元。

截至2020年3月13日,美的集團已以集中競價方式累計回購了1745310股,支付的總金額為 9173.40萬元(不含交易費用)。

而緊隨其后的雅戈爾,截至目前累計回購已接近23億元。

公告披露,截至2020年3月13日,雅戈爾回購專用證券賬戶通過集中競價交易方式累計回購公司股份3.53億股,占總股本的7.04%,成交最低價格為6.11元,成交最高價格為6.79元,已支付的資金總額為22.95億元(含交易費用)。

值得一提的是,美的集團和雅戈爾從2020年春節以后,股價波動較大,一直處于2020年1月以來的低位,其中雅戈爾2020年1月23日收盤以來下跌6.94%,美的集團同期下跌9.07%。

這并非個例。據記者不完全統計,前述167家次上市公司2020年1月收盤以來,股價為下跌狀態的上市公司高達111家。其中歌爾股份、國光電器、裕同科技、數碼科技四家上市公司累計跌幅超過20%。

“股市劇烈波動確實是上市公司積極回購的重要原因,在股市震蕩的時期,通過股票回購有助于幫助公司穩定股價,減少股市波動對企業的影響,也有利于幫助振興股市,刺激股價。”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受訪指出。

不過,盤和林也表示,除了穩定股價,股票回購的另一種大意義在于資本化債務,改善公司的資本結構,提高公司價值,可以起到降低融資成本,提高資本效率的作用。

“美的邊發債邊回購就是一個很好的說明。尤其是在疫情下,調整資本結構,提高資本利用率,對于公司穩定經營,提高價值具有重要的作用。”盤和林說道。

質押風險隱現

回購潮愈演愈烈的另一面,上市公司的質押風險也悄然而至。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發現167家非定向回購的上市公司中,有42家上市公司大股東質押比例超過70%,其中信邦制藥、會稽山、重慶鋼鐵、上工申貝、山峽新材、萬通地產6家上市公司大股東持股100%質押。

21世紀經濟報道南方責任投資計劃研究團隊根據上市公司公告不完全統計發現,3月初至3月13日晚,A股已有11家公司發布補充質押的公告。將時間拉長到今年以來,則有66家上市公司發布補充質押公告。

猶記得2018年股市質押風險暴露,引發一系列危機,大量國資或外部投資者進入A股市場紓困。不過,此次股市的普跌危機,與2018年爆發的股權質押風險還存在一定的差別。

盤和林就對記者指出:“這一次的市場動蕩,我認為并不會重演2019年的悲劇。”

具體原因包括:“首先,經過了2019年的洗禮,許多券商已經開始清理股權質押項目,降低股權質押余額,其中就包括太平洋證券、國元證券等,下降幅度均在10%以上。其次,公司也吸取了之前的教訓,對股票質押業務進行了更加全面的盡職調查,存量風險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在盤和林看來,此次股權質押風險的原因是客觀的不可抗力,所以有關部門做出了包括允許到期的股票質押協議可以申請展期等措施,來對沖3月份的股權質押到期小高峰。這種非集中性的,普遍性的但力度較低的股票質押風險暴露,是比較適合通過這種方法來解決的,這和之前的用回購緩解股權質押風險有著本質的區別,“另外,經過了2019年,我們的存量股票質押風險已經得到了一定的控制,所以也并不需要力度過大的挽救措施”。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監管部門也出臺了一系列措施為上市公司補流,如2月中旬證監會出臺再融資新規,解除了上市公司此前實施再融資的不必要限制。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