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融 > 正文

債券收益走低中小銀行陷入資產荒 委外投資風又吹起

2020年03月18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植  

中小銀行的資產負債收益端倒掛,讓一些涉足委外投資的金融機構嗅到新的業務機會。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近期大量資金涌入債券避險,推低債券收益率,中小銀行正陷入日益嚴峻的資產負債收益倒掛窘境。

一位城商行資管部門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他所在銀行近期發行的結構性存款產品年化利率在4%左右,較去年底持平,但理財資金重點投資的10年期國債收益率降至2.757%,較去年底下跌42個基點,資產負債收益倒掛情況加劇。

“以往通過反復的國債質押回購操作放大資金杠桿,博取債券投資高回報。但在資管新規下,銀行對債券杠桿投資倍數被限制,這套辦法已行不通。”上述資管部人士說。

“我們現在面臨資產荒困局,找不到合適的高收益低風險資產,有效覆蓋負債端的融資成本。”他直言。不過,近日央行發出《中國人民銀行關于加強存款利率管理的通知》,要求降低假結構性存款產品利率,或可緩解資產負債收益倒掛壓力。

一位農商行資管部門人士坦言,他所在的農商行擔心,若結構性存款產品利率與大行持平,可能引發存款搬家與客戶流失,“我們銀行內部要求理財產品年化利率仍需高于當地大行10-15個基點。我們也在考慮讓更多資金參與委外投資。但受資管新規影響,這項措施尚未落地。”

收益倒掛與資產荒“雙重夾擊”

上述城商行資管部人士說,美聯儲大幅降息并啟動7000億美元QE計劃后,若中國央行跟進降低利率,將導致債券收益率進一步下跌。

德意志銀行大中華區宏觀策略主管劉立男預計,隨著美聯儲大幅降息與啟動QE,未來數周中國央行可能下調人民幣七天回購基準利率及中間價至1.5%-2.25%區間;同時,下調一年期中期借貸便利(MLF)利率0.1-0.15個百分點,一年存款基準利率也有下調0.25個百分點的空間。

“我們也考慮加大ABS、城投債、房地產企業債券、類REITS產品與可轉債的投資力度,以提升資產端收益。”上述城商行資管人士說,但此舉遭到風控部門反對,理由是疫情發展導致部分地方政府財政收支與企業經營現金流吃緊,再融資能力減弱,加大投資力度可能讓自身陷入更高的投資風險。

此外,鑒于當前金融市場波動較大,風控部門要求資管部門必須將大部分資金配置到高流動性高信用評級的資產里,但當前多數高流動性高信用評級的短期限資產收益已經極低,不到0.8%。

由于投資范疇大幅受限,中小銀行面臨的資產荒正在加劇。目前只能借助債券價格走高博取交易性價差。“3月以來,由于債券價格波動幅度加大,資管部門曾三次做錯交易方向,導致債券交易額外損失5.5個基點。”上述城商行資管人士說。

此前,央行出臺了《中國人民銀行關于加強存款利率管理的通知》,要求將結構性存款保底收益率納入自律管理范圍。上述城商行資管部門人士說:“但我們不希望大幅壓低結構性存款產品利率,一旦產品利率與大行的同類產品持平,客戶與存款就會‘搬家’。”

“目前我們資產端杠桿型債券投資組合與負債端融資成本的倒掛仍有30-40個基點,只能通過內部消化解決。”他透露。

委外投資業務再度興起

中小銀行的資產負債收益端倒掛,讓一些涉足委外投資的金融機構嗅到新的業務機會。

一家信托公司債券投資部門負責人透露,自去年底以來,他們積極向中小銀行開展路演,建議銀行拿出更多理財資金,通過委外投資博取高收益。

上述信托公司人士說,中小銀行投研能力有限,只能側重國債等品種投資,而信托機構等憑借與私募基金的合作,對ABS、類REITS產品、城投債、可轉債、中資企業美元債等均有深入研究,可以找出一些低風險高收益的資產配置。

“比如,有些AA+評級的城投債,只要我們發現疫情對當地經濟發展構成較大壓力,就不會配置;反之,有些AA評級的收益較高城投債,若當地經濟恢復狀況比預期要好,且財政收入相對穩健,就有底氣加大投資力。”上述信托公司人士指出。

但在資管新規要求下,中小銀行對委外投資的態度仍較為謹慎。一方面對委外投資合作方的股東背景、歷史業績、管理規模、投資策略、流動性狀況、團隊穩定性的要求相當高,除非是國內大型金融機構并有能力給予風險兜底,才敢開展合作;另一方面,個別中小銀行還提出個性化要求,包括深度參與外部單一委托賬戶的投資操作,甚至要求對某些低信用評級債券投資決策擁有一票否決權。

盡管農商行、城商行等中小銀行可委外投資的理財資金規模達到4-5萬億,但整個市場競爭日趨激烈,越來越多機構在推薦各種投資策略凈值化產品,吸引中小銀行。

平安信托總經理助理張中朝對此表示,去年9月份起,平安信托債券委外業務規模、合作伙伴數量均明顯增長,但未來市場競爭格局將更加激烈。機構要脫穎而出,一方面要在債券投研、信用評級、交易系統、投資策略等方面實現共享,幫助中小銀行提升債券投資配置能力;另一方面要充分發揮城投、地產等領域的專業投資優勢,實現標準化資產與非標資產的聯動、一二級聯動、境內外聯動、與公司特殊資產投資團隊聯動,形成自身的發展特色。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