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業 > 正文

安陽市援鄂醫療隊副隊長張一紅:用護理和溝通為患者構筑生命防護墻

2020年03月19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紅霞,余鵬濤,吳楊  

3月18日,駐扎湖北的首批援鄂醫療隊陸續返回,而在武漢主戰場上,仍有超過3萬醫護人員在一線堅守。來自河南省的第十批援鄂醫療隊(以下簡稱“醫療隊”)成員就是這批堅守者之一。

3月18日,駐扎湖北的首批援鄂醫療隊陸續返回,而在武漢主戰場上,仍有超過3萬醫護人員在一線堅守。來自河南省的第十批援鄂醫療隊(以下簡稱“醫療隊”)成員就是這批堅守者之一。

他們在2月19日抵達武漢,分別來自安陽、開封、平頂山等地15家醫院,共計148人,其中護理人員達120人。

按照指令,他們“突擊”整建制接管武漢市中心醫院后湖院區一個病區,住宿在洪山區白沙洲的她們,每日上下班路上都需要兩小時。“只要患者能盡快康復,我們的辛苦不算什么。”3月18日,安陽市援鄂醫療隊副隊長張一紅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在當前疫情抗擊過程中,患者需要護士們24小時不間斷、近距離的守護,感染風險更大。特殊時期,護士還要做護工的工作,工作強度更大。醫療隊抵達武漢后,克服剛開始時的恐懼心理、水土不服、語言障礙等困難,用更細致的護理和更耐心的溝通,為武漢新冠肺炎患者構筑起一道生命的防護墻。

給隊員減壓

2月23日下午6點,張一紅團隊突然接到指令:整建制接管武漢市中心醫院后湖院區一個發熱病區,次日上午8點到崗。

“這家醫院距離我們居住的酒店車程達一個小時。”張一紅說,這意味著每日除了工作外,每個班次還需要耗費2小時在路上。

這里還是眼科醫生李文亮生前工作的醫院。它距離華南海鮮市場近,接診早期發病患者人數多,醫護人員感染率高。“最初,隊員們有一定心理壓力,都提著一口氣,心里打鼓。”張一紅回憶,但疫情就是命令,醫護人員的天職讓他們不能選擇退縮。

事實上,針對傳染性疾病,防護是最重要的保護方式,前期武漢市出現醫護人員感染,主要受限于早期的防護意識不到位和防護物資短缺,在培訓中,最核心的課程之一就是院感防控。

第一次抵達現場熟悉病區時,物資存放區域堆滿了防護服和消毒用品,“隊員們看到后,稍微安心”。張一紅趁熱打鐵,接著給隊員解壓:“傳染病防控措施主要從控制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和保護易感人群三個方面來落實。大家能被挑選來,說明均屬政治素質好、業務能力強、身體素質棒的專業骨干,相信咱們能穿好防護服、規范操作流程,加強對自身的保護從而切斷傳播途徑。”

為進一步克服大家的恐懼,張一紅還以身作則。接管病區后的第一崗第一班,張一紅就和大家一起進入病區,站在隊伍的最前方。護士出身的她接收病人一套流程行云流水,熟練規范的操作也讓隊員們有了信心,感覺安心。再次跟隨護理人員上第二班時,張一紅明顯感受到隊員們的情緒好轉,“她們之前的緊張、焦慮情緒,站在病人面前的不知所措等都一一消失,沒過幾天,各方面都步入正軌”。

但沒有料到的是,接管病區后接連有消息說,中心醫院有醫師因被病毒感染不幸去世,醫療隊的緊張情緒再度浮現。

面對前輩和同行的犧牲,隊員們一度心痛、惋惜,但仍然堅強接受,“還有那么多病人需要她們,責任感和使命感支撐著她們繼續前行”,心照不宣的張一紅用親自接送來鼓舞隊員。“上班時送她們上大巴車,凌晨2:30回到駐地,我在門口迎接,希望給大家被依靠的、溫暖的感覺。”與此同時,張一紅還舉行三八婦女節送花、開辦集體生日會,為隊員爭取“火線入黨”榮譽等活動,用溫暖的細節轉移隊員們的不安。慢慢地,負面情緒影響也消失了。

醫護患溝通

3月10日,武漢市所有方艙醫院全部休艙,達到出院標準的患者被送至康復隔離點,尚未達到出院標準的患者被轉移至定點醫院繼續接受治療。

張一紅團隊所接管的病區也接到從方艙醫院轉移過來的患者,管理病人數量再度增加,護理壓力增加。

“這意味著疫情已得到較好控制,但集中資源、集中診治、集中專家、集中患者的收治新原則給部分定點醫院新增壓力,尤其是護士的壓力。”張一紅解釋, 她們接管的患者以高齡為主,其中,75歲以上的患者占比達50%-60%,最高峰期時可達70%-80%。這些重癥患者目前病情比較穩定,但當前還有5個病人生活完全不能自理,2個病人部分生活不能自理。這些失能患者的吃喝拉撒、一舉一動都需要護士代替護工,逐一照顧護理,壓力很大。

部分患者的依從性還不夠好。張一紅記得,有位88歲的老太太住進醫院時,情緒很激動:“我在敬老院躺得好好的,硬是把我拖到病房,這里太危險,我得回去!”老人鬧騰一夜,護士也徹夜陪在她床旁。直到第3天,老人還是鬧著要走,護士們只能“連哄帶騙”地給老太太吃藥、喂飯、安慰等,密切關注老太太的狀態,在護理人員悉心照料之下,她才接受住院治療的事實。

還記得一位中年博士患者被隔離點轉移到醫院后,一直心情煩躁,不吃飯、不吃藥、不配合治療護理,“他堅持認為自己沒有不適癥狀,不應該被安排到這里,對醫護都充滿敵意,反抗情緒十分激烈”。于是,張一紅耐心地向患者解釋,“凡是被收治到醫院的疑似或確診病例是經過層層審核的,也是指揮部統一調撥的,若確實沒癥狀,只要配合做完相關檢查和診斷排除后就可以出院。經過多次有理有據的勸說以后,才打開博士的心結,“他雙手作揖向我們道謝,臉上也有了笑容。”

為了更好地提高醫療質量,加強患者的信任感,醫療隊制定醫護聯合周查房制度,即熟悉患者動態的護理人員和醫生一起聯合查房,現場溝通,“這可讓醫護雙方都能更便捷地了解患者的疾病恢復狀況、心理狀況、用藥的調整,并及時發現一些潛在隱患”。

醫療隊還設立醫護患溝通本,即護士在日常巡房中,將患者反映的一些不能解決的問題記錄下來,待醫生早晚查房時,一一向醫生匯報,從而具體、有針對性地解決該問題。

當前,河南第十批醫療隊已累計收治患者39人,目前已治愈出院20人。“我們跟患者說,你們好好的出院了,我們才能回家。”張一紅說,帶著對患者的承諾,她們會默默堅守,而當前良好的醫患關系,也是她們前行的動力。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