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融 > 正文

金融監管央地協同格局加速形成 多地金融委辦公室地方協調機制建立

2020年03月19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楊志錦  

從具體職責看,金融委辦公室地方協調機制主要肩負加強金融監管協調、促進地方金融改革發展和穩定、推動金融信息共享、協調做好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等四項工作。

央行杭州中心支行網站3月18日消息顯示,3月17日,人民銀行杭州中心支行組織召開金融委辦公室地方協調機制(浙江省)成立會議暨第一次例會,標志著浙江協調機制正式成立并運行。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這是一個月來成立金融委辦公室地方協調機制的第十二個省份,此前上海、天津、江蘇、山東、廣東、四川、陜西、內蒙古、江西、湖南、甘肅等11個省份已成立這一機制。根據金融委辦公室的安排,各省均需建立金融委辦公室地方協調機制,預計后續其他省份將陸續建立這一機制。

從12個省份的通報來看,金融委辦公室地方協調機制(以下簡稱“地方協調機制”)主要肩負加強金融監管協調、促進地方金融改革發展和穩定等職責。短期來看,多地都將金融支持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作為主要工作。

“地方協調機制能最大限度實現條塊融合,將中央金融監管目標與地方實際有效對接,既發揮中央金融監管部門的專業優勢,也能獲得地方資源的有力支持,同時緩解部門之間的利益博弈。”華東某地市央行分支機構負責人表示,“在特殊、突發金融事件處理中,地方協調機制可迅速調動多部門行政力量,形成立體化的地方金融監管協調架構。”

從12個省份的通報看,地方協調機制主要由央行省分支機構負責人擔任主要召集人。-視覺中國-

四項主要職責

2017年7月召開的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要求,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簡稱金融委),強化人民銀行宏觀審慎管理和系統性風險防范職責。地方政府要在堅持金融管理主要是中央事權的前提下,按照中央統一規則,強化屬地風險處置責任。

此后,金融委成立,金融委辦公室設在人民銀行總行,中央金融監管部門之間的協調得到加強。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董希淼稱,2017年成立的金融委,主要解決的問題是金融監管的橫向協調,彌補分業監管的不足。但中國尚未建立縱向的金融監管協調機制,中央與地方在實踐中易出現兩相割裂的監管空間,并可能導致監管政策落實難、服務地方協同難等問題。

隨著地方協調機制落地,這一問題有望逐步得到解決。今年1月,金融委辦公室印發《關于建立地方協調機制的意見》(金融委辦發〔2020〕1號)稱,將在各省(區、市)建立地方協調機制。

今年2月24日,內蒙古自治區協調機制正式成立,成為第一個成立該機制的省份。3月以來,共有11個省份陸續成立這一機制。

從12個省份的通報看,地方協調機制主要由央行省分支機構負責人擔任主要召集人,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省級派出機構、省級地方金融監管部門以及省級發展改革部門、財政部門負責人為成員。不過,天津市還將國資委、司法局納入成員單位。在地方協調機制下,必要時還可以邀請其他部門負責人參與。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認為,省級發改委的參與與其特殊功能有關,基建投資對經濟增長十分重要,而發改委在基建投資規劃中扮演重要角色。此外,發改委還在債轉股中扮演重要角色,對于化解金融風險起到積極作用。財政部門則是地方債管理的主要部門。

地方協調機制接受金融委辦公室的領導和業務指導,但不改變各成員單位職責劃分,不改變中央和地方事權安排。從具體職責看,金融委地方協調機制主要肩負加強金融監管協調、促進地方金融改革發展和穩定、推動金融信息共享、協調做好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等四項工作。

短期來看,做好金融支持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是地方協調機制的重要工作。如央行上海總部稱,近期將充分發揮上海協調機制的作用,督促落實人民銀行等五部門出臺的《關于進一步強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要求,全力以赴做好疫情防控和支持企業復工復產的金融服務保障。

上述通知提出3000億再貸款支持防疫的舉措。據央行數據,截至3月13日,人民銀行已經發放專項再貸款1840億元,銀行向重點企業累計發放優惠貸款1821億元,加權平均利率為2.56%,財政貼息50%以后,企業實際融資成本約1.28%。

央行南京分行黨委書記、行長郭新明稱,金融委辦公室地方協調機制是一個“開放”的體系,需要勇于實踐、積極探索,并根據實施運作中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不斷調整優化,讓頂層設計在基層探索中更富生命力,以真正實現央地協調“1+1>2”效應。

夯實地方金融監管

2018年機構改革后,地方金融監管得到加強:地方金融辦改組為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從原來的社會服務機構上升為具有國家管理權限的部門,地方政府金融管理模式初具雛形。具體而言,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監管“7+4”類機構,包括小額貸款公司、融資擔保公司、區域性股權市場等機構。

與此同時,在建立金融委辦公室地方協調機制之前,各省在地方金融監管協調機制建設方面進行了積極的探索,大都建立了聯席會議(工作例會)制度,主要有以下三類:一是財政部專員辦(機構改革后為財政部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牽頭建立財政金融監管協作配合機制;二是央行牽頭建立金融監管工作聯席會議機制;三是地方政府牽頭建立地方金融工作議事協調機制。

上述制度仍存在一定弊端。如聯席會議政策協調多采取聯合發文、簽訂協作備忘錄等方式進行,議事規則不完全,獎懲機制也不清晰。同時,由于在協調機制中牽頭部門和參與部門的職責重點不同,部分政策因難以取得共識而無法出臺。

對于省級政府金融工作議事協調機制,金融委辦公室地方協調機制如何與之互相支持配合,未來是一個挑戰。

地方亦有相關表態。陜西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梁桂在出席金融委辦公室地方協調機制(陜西省)第一次會議時表示,要加強金融委辦公室地方協調機制與省政府金融工作議事協調機制的相互協作,推動中央重大金融決策部署在區域落實落細落地。

隨著地方協調機制的落地,地方層面下一步將著力提升協調監管能力,防范轄內重大金融風險。上海提出,協調機制將重點構建市重大金融風險排查常態化工作機制,加強對上海地區金融風險及處置情況的監測、跟蹤和摸排。江蘇提出,將集中力量處置個別中小金融機構風險,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未來地方金融監管或形成以下分工與合作:金融委辦公室地方協調機制主要協調中央金融管理和地方金融管理事項;地方政府金融工作議事協調機制負責落實屬地風險處置第一責任,做好地方金融風險化解和處置,配合中央金融管理部門化解重大金融風險。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