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外資“后院起火”減持A股救場 北上資金年內轉向凈流出

2020年03月19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谷楓  

對于A股市場北上資金的持續流出,近一段時期市場已經習以為常,但3月17日晚間,一項標志性數據的逆轉還是引發了市場對北上資金走向以及外資在A股整體配置的探討。

對于A股市場北上資金的持續流出,近一段時期市場已經習以為常,但3月17日晚間,一項標志性數據的逆轉還是引發了市場對北上資金走向以及外資在A股整體配置的探討。

在過去20個交易日,北上資金持續流出的情況下,3月17日收盤后北上資金2020年累計凈流入歸零,變為凈流出。另外自滬深港通開通以來北上資金累計凈流入超過一萬億元,但經過近期一段時期資金的流出,北上資金累計凈流入規模也跌下了具有標志性意義的萬億元大關。

截至3月18日收盤,北上資金凈流出的勢頭依然沒有扭轉,當日資金凈流出規模接近70億元,2020年北上資金凈流出累計超過100億元。

自滬深港通開通以來,隨著A股國際化進程的推進,北上資金逐步確立了加配A股的趨勢,數據層面也能體現這樣的變化,過去幾年整體數據上北上資金都呈現大幅凈流入的局面。

那么,如今外部市場因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持續暴跌的情況下,是否會改變外資加配A股的勢頭?

外資“后院起火”

實際上,對于近期外資持續大規模的流出,部分市場人士存有疑惑。因為從疫情防控和股市穩定性兩方面來看,A股都是放眼全世界較為安全的市場,那么此次的撤離是外資看到了不一樣的風險點么?

從數據層面來看,根據中金公司統計的數據顯示,2月底之前,中國“抗疫”,但海外資金仍持續流入A股。1月份日均凈流入達24億元,2月21日之前,2月份日均凈流入達到27億元,但2月22日至今日均凈流出達到47億元。特別是近期流出明顯加快,3月11日以來日均凈流出達到101億元。

記者采訪的多位市場人士表示,此次外資的撤離核心因素還是在于為了應對海外市場的流動性壓力,即“后院起火”,以至于不得不通過賣出流動性良好的A股資產來反哺海外市場。

對此,國盛證券策略分析師張啟堯便指出:“外圍市場動蕩到目前似乎并未出現緩和跡象,并且在資產價格如此劇烈的波動下,金融市場流動性已經出現危機跡象,金融市場流動性不足而引發現金荒,并帶來包括避險資產(黃金)在內的各類資產拋售。對于持有A股的外資,同樣也面臨類似的減持壓力。”

同時從產品層面的特性來考慮,張啟堯也認為,由于國際資金中存在大量自上而下的戰術配置型資金與指數跟蹤型資金,外資對于A股市場的配置必然會受到外圍環境的影響。在大部分新興市場風險偏好全線回落、相關基金產品大幅贖回背景下,資產拋售潮自然也會同樣發生在A股市場。

一位香港資產管理機構人士也透露:“外資賣出A股并不是基于對行情的判斷,更多是投資策略以及根據設置好的倉位比例來進行產品持倉份額的調整,近期歐美市場大跌,很多外資產品被動跟隨式的賣出A股,反哺海外市場,配平缺口。”

中金公司首席策略分析師王漢鋒也分析認為,海外市場波動接近歷史極端水平,海外機構面臨贖回壓力導致資金流出A股。

值得注意的是,王漢鋒還提出,每次海外市場大幅波動期間,無論波動起因是新興市場還是發達市場,資金一般都會撤出風險相對高的權益類市場,如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最近20年歷次市場大幅波動期間,資金累計凈流出量占到資產管理規模凈值比例在2%-6.5%之間。

而招商證券研究發展中心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表示,當前外資為什么不買中國資產不能僅看國內的情況,還是要結合國外的宏觀形勢進行判斷。

謝亞軒認為,國際投資者短期不買中國資產而是拋售中國資產,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股票資產畢竟是風險資產,當前的疫情和油價大幅下跌帶來的歐美市場波動是外資不得不撤離中國股票市場、拋出中國資產的主要原因。從近期的市場走勢看,日元和歐元兌美元分別上升2.86%和1.49%,顯示資金從美元轉換為日元和歐元,但歐洲主要國家和日本的股票市場指數并未因資金流入而上升。一個更大的可能性是,這些資金流入有關國家的債券市場,買入國債等避險資產。

僅是階段性撤離

盡管2020年北上資金年內數據已經呈現出凈流出的局面,但記者采訪多位市場人士了解到市場對于外資中長期仍會加配A股達成統一的共識,認為目前撤離A股的部分外資僅是階段性的短期行為。

張啟堯根據過去的經驗對比2008年外資在其他市場的表現,分析提出,“即使在‘準危機’模式下,A股發生外資系統性撤離的可能性也不大。”

他表示:“根據過去3 年的經驗,在外圍尤其是美股波動率顯著抬升期間,A股外資都不可避免的出現減持,但無論從持續性還是減持規模上,對外資形成的沖擊都相對有限。其次,參考韓國等市場經驗,即使在全球性金融危機期間,外資也并沒有系統性撤離。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韓國等市場外資也沒有出現系統性撤離,尤其是在對外開放、外資占比較低的初期階段,外資長期入場進程并未因危機而中斷。”

王漢鋒則根據對資金流出規模的測試判斷目前北上資金的流出或逐步接近尾聲。“我們估算基準情形下,本輪滬深港通北向凈流出的累計規模可能會達到800億-1000億元左右。滬深港通北向資金目前從高點累計已經凈流出750億元左右,可能在逐步接近尾聲。中國市場估值偏低、疫情控制相對領先、政策空間相對充足,中期前景不宜過度悲觀。”王漢鋒表示。

謝亞軒表示:“境外投資者‘后院起火’選擇賣出中國資產側面表明中國的資本市場流動性好,市場具備深度,可以抵御目前狀況下的外資流動。從更長遠看,中國資產的吸引力來自中國制造確立的全球競爭優勢和負責任的對外開放態度。認清中國資產的價值來源,沖擊過后,國際資本自然會重新流入中國的資本市場。”

記者采訪恒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時,他旗幟鮮明的否定了外資配置A股的趨勢會因為短期的避險和應對流動性壓力贖回的技術性操作而變化。

任澤平告訴記者:“短期取決于中國對疫情的有效防控,長期取決于通過改革開放,通過新基建等一系列的措施,讓中國開啟新的周期。未來最好的投資機會就在中國,不僅包括A股市場,以人民幣為代表的各類大類資產,應該都具備投資價值。”

而富士羅素方面也表示將如期完成最新一批A股納入指數的安排,只不過由原先在3月底一次性完成,變為了四分之一在2020年3月實施,剩余四分之三將與2020年6月的指數評估一起實施。

“富士羅素雖然結合目前的情況調整了納入的節奏,但沒有改變納入的安排,也可以視為外資長期看并沒有撤離A股的打算,近期部分外資流出更多是基于當下市場環境的應激反應。”前述香港地區資管機構人士認為。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