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宏觀 > 正文

出發之后 數百萬鄂籍務工人員返工調查

2020年03月19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周慧  

除了未解封的武漢市,數百萬湖北低風險地區的務工人員近期離鄂返工。

沉寂了50多天的縣級市湖北隨州廣水市開始大堵車。

3月18日早上8點,廣水出城高速路口排起了長隊。湖北籍務工人員返工潮開始,按照疫情防控要求,每個出城的人都要測體溫,刷身份證和展示健康碼。

湖北省常年有1000多萬外出務工人員,除了未解封的武漢市,數百萬湖北低風險地區的務工人員近期離鄂返工。

3月18日下午,在湖北省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的新聞發布會上,湖北省副省長曹廣晶表示,目前湖北省已經明確人員憑健康碼可全省流動。湖北已經全省推廣健康碼,懇請兄弟省市對于湖北省中低風險市州外出務工人員給予關照和支持,在加強防控的前提下,采取差異化策略,分區分級、分類分時、有條件的復工復產工作安排和進展情況。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發現,目前湖北務工人員反映較多的問題,聚集在返工的交通和隔離費用上,還有人直接表示等不需要隔離的時候再返工。

3月17日,載有孝感市外出務工人員的大巴車隊行駛在京港澳高速路上。-新華社

縣級市出城通道大堵車

3月18日,是湖北隨州年輕人小立返工的日子,從廣水市出城的高速路口私家車眾多,人車均要經歷重重證件檢查,車輛還要消毒,導致通行緩慢。高速路口排起了長隊,他們排了1小時45分鐘才上高速。

小立在深圳的一家電商企業上班,受疫情影響已在隨州老家隔離超過50天。隨州已經超過14天無新增病例,屬于低風險地區。3月16日,隨州官方發文稱,即日起,自駕前往省內其他市州(除武漢市外),須走普通公路,在出境卡口掃碼、查驗后放行。

這意味著在隨州的務工人員可以返工,按照政策要求湖北只能“點對點”的輸送人員外出,小立不可以坐火車或者飛機返工,于是他找了熟人聯系順風車搭乘。

3月16日,湖北省委書記應勇在隨州調研時表示,要在做好健康管理、落實防控措施的前提下,加快人員省內安全有序流動,同時對接外省用工需求,“點對點、一站式”集中精準輸送外出務工人員安全返崗。

3月17日小立收到村鎮干部發來的消息,3月18日當地政府安排大巴集中輸送務工人員到廣州和深圳返崗,交通費超出300元以上的部分由政府承擔,小立的很多同鄉都選擇了搭乘大巴返工。

事實上,3月14日到18日,湖北潛江、黃岡、咸寧等多個地市已經輸送了多批務工人員返崗。車站工作人員也會核對個人信息,檢查防護情況和測量體溫,保證務工人員健康安心復崗。湖北京山一位鎮長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他們已經送了幾批務工人員到廣東復工。

據媒體報道,湖北省首次“點對點”向省外全程護送務工人員返崗是輸往浙江紹興,72名務工人員來自潛江市15個鄉鎮,均在紹興市10余家企業務工。潛江市委書記吳祖云給返崗人員送行,該趟務工人員的交通和食宿費用全部由潛江市政府負責,并購買抗疫情特殊人身意外傷害保險,人均100元,保險期一年。

各地返工政策不一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了多位湖北籍返工務工人員,他們反映最多的還是復工交通和隔離費用問題。目前,政府組織的點對點的大巴輸送復工已經普及,但各地的隔離政策不一。

一位在南方沿海某市上班的湖北籍年輕人小劉介紹,他向已到該市的湖北籍同事了解到,隔離費人均1天300元,一家三口人14天的隔離費不便宜。小劉的一位同鄉,一家四口人要返回深圳,擔心隔離費太高,已經決定緩緩再復工,畢竟4個人的隔離費用超過了他1個月的工資,他已經兩個月幾乎沒有收入了。

3月18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聯系該市市長熱線,工作人員建議在鄂人員近期最好不要返回,如果已到,需要先進行14天隔離。滿足居家隔離條件(一戶一人或一家獨戶)的可以居家隔離,不滿足的則要被帶到隔離酒店統一隔離。不同區和不同酒店隔離費用不一致,有每晚100到300元不等的酒店住宿條件,務工人員自付隔離酒店和三餐費用。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各地對湖北籍人員的返工政策發現,浙江紹興、義烏以及湖南長沙對湖北籍人員的政策都比較積極。

義烏市人社局就業創業管理服務中心主任虞堅勇對媒體表示,3月15日到達義烏的直通車有7輛,車上共146名“新義烏人”,屆時將為義烏發展提供動能。且這些“新義烏人”在返回義烏前,都經過了多道健康檢查,抵達義烏后無需隔離即可返崗復工。

紹興當地政府則按照當地防疫要求,直接將湖北點對點輸送到紹興的員工送至隔離點接受為期14天的統一隔離,隔離期間的費用和生活物資全部由紹興市政府承擔。

3月18日,一位剛抵達長沙的湖北籍務工人員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長沙當地政府為返工人員安排了隔離14天的酒店,免費提供一間大床房,還有一日三餐、體溫計、口罩等。

“長沙當地政府非常貼心,房間里還有一臺麻將機。”這位返工人員開玩笑說,他從湖北到長沙后,小區居委會工作人員接送他去酒店隔離點。

目前,各地對于湖北籍務工人員的隔離政策不統一,湖北省統計局副局長、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葉青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希望務工人員流入地政府能夠承擔湖北籍員工的隔離費。

“他們已經兩個月沒有收入,去了還不一定能順利返工。”湖北一位不愿具名的鎮長對部分地區的隔離政策表示憂慮。目前,他所在的鎮已經有農民工因輸入地要求自付隔離費而提出返回湖北,這讓他很為難。

武漢大學社會學系研究員呂德文認為,從政策層面來看,很難統一要求地方政府支付隔離費。建議從減輕湖北籍務工人員負擔的角度,呼吁中央財政對其進行補助。他還建議,目前最合適的辦法,應該是區域之間加強聯動,湖北現在也在推行健康碼,希望能和外地相互承認,在安全可控的情況下,降低防疫成本。

3月18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指出,要以省域為單元推動經濟社會秩序恢復。所轄縣區均為低風險的省份,要全面恢復正常生產生活秩序。除湖北、北京以外,對于省內仍有中風險縣區的省份,要做好精準防控,有序恢復生產生活秩序。低風險地區之間的人員和貨物流動,必要的健康證明要做到全國互認,不得再設置障礙,不對人員采取隔離措施。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