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宏觀 > 正文

長三角中的寧波新角色:瞄準五大新興產業, 以數字之長補制造之短

2020年03月19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盧常樂,金蘇美,劉潔  

受訪專家則表示,作為長三角一體化進程中樞紐型節點城市,寧波此次瞄準的五大新興產業是其產業轉型的重要路徑。寧波正力圖以數字之長補制造之短,從而為區域一體化高質量發展作出積極貢獻。

巨輪駛進駛出,吊機升降起落,集裝箱卡車奔忙穿梭……

眼下,寧波舟山港恢復以往的繁忙與熱鬧,港區堆存情況也逐漸回到常態。

就在一個月前,這個全球貨物吞吐量第一大港、集裝箱吞吐量第三大港,卻因疫情導致集裝箱卡車司機嚴重緊缺,一度出現了“有車無人”的尷尬局面。

“寧波集裝箱車加起來有3萬輛左右,但司機基本都是外地的。”寧波市發改委相關負責人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因為疫情影響,寧波港的窘迫也映射出過去寧波產業發展所隱藏的不足。

加快集裝箱卡車司機復工只是一時的解決辦法,發展無人駕駛、智能物流才是未來的戰略方向。經此一“疫”,當前的寧波深刻洞察到城市產業發展的問題,并決心加速改變。

3月13日,寧波市出臺了《關于搶抓機遇加快重點領域新興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著力發展智能物流、醫療健康、工業互聯網、“5G+”、數字經濟共五大新興產業。

“寧波制造業技術好、條件好、體量大,大概占了整體產業結構的6成。然而傳統制造業受疫情影響所暴露出的產業鏈陣痛,特別是在上下游供應鏈、員工接觸性生產上,運用新的信息技術,用變革性的手段和載體來發展智能制造,成為了寧波當下的選擇。”寧波市發改委相關負責人認為,當前這是寧波以新興產業彌補傳統產業不足的機遇,也是順應新一輪產業革命的新姿態。

受訪專家則表示,作為長三角一體化進程中樞紐型節點城市,寧波此次瞄準的五大新興產業是其產業轉型的重要路徑。寧波正力圖以數字之長補制造之短,從而為區域一體化高質量發展作出積極貢獻。

疫情之下的危與機

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整個中國,對經濟發展形成沖擊。對于工業大市寧波來說,更是一場不小的危機,然而“危”中也同樣孕育著“機”。

對于傳統產業來說,復產復工意味著大規模的人員流動和聚集,因而疫情期間無法繞過勞動力不足的現實難題。與此同時,眾多產業鏈、供應鏈加速重構,許多新產業、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脫穎而出,一些新型消費、升級消費異軍突起,為推動產業轉型升級帶來重大機遇。

正是在這樣的基礎上,寧波決心抓住這一輪因疫情所激發的新型產業“風口”。旨在通過智能制造加速區域經濟由傳統勞動力驅動向科技、人才、創新驅動轉變,以彌補傳統產業的不足,為新興產業帶來新的發展契機。

3月13日,寧波出臺了《意見》,著力發展醫療健康、工業互聯網、5G+、數字經濟、智能物流業五大產業,借此加快培育發展一批規模大、質量高、競爭力強的企業和企業集群。

《意見》指出,到2025年,新興行業代表性企業大量涌現,健康產業增加值、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占生產比重分別達到7.5%、9%,跨境電商進出口額突破2000億元,網絡零售交易額超過4500億元,新興產業成為寧波現代化經濟體系的重要支撐。

浙江省發展規劃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潘毅剛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寧波是制造業大市,各類制造業企業超過12萬家,大部分仍深耕在傳統制造業領域,急需向高質量轉型。疫情的發生,一方面使得不少產業鏈、供應鏈加速重構,另一方面也推動了眾多新產業、新技術的市場需求,為推動產業轉型升級帶來機遇期。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除了醫療健康產業外,此次《意見》中提出的工業互聯網、5G+、數字經濟和智能物流,皆可賦能改造傳統生產環節,降低企業生產成本、優化產業鏈,為寧波的傳統制造產業轉型升級提供切實推動力。

“寧波的產業分布密集且多樣,以汽車、鋼鐵、石化等臨港工業為主,除此之外,以電子信息、生物醫藥為主的高新技術產業和以日用家電、模具等為主的傳統產業基礎雄厚。”潘毅剛告訴記者,結合傳統產業基礎,未來寧波產業轉型發展的兩個重要方向或是工業互聯網和智慧城市的應用。

工業互聯網作為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業深度融合的產物,不僅能為制造業乃至整個實體經濟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升級提供新型網絡基礎設施支撐,還能催生網絡化協同、個性化定制、服務型制造等新模式新業態,有力促進傳統動能改造升級和新動能培育壯大。

長三角中的寧波新角色

長江三角洲城市連綿,都市圈相互重疊,北有上海“老大哥”,西有“明星城市”杭州,一直以來作為長三角南翼中心城市的寧波,由于相對重實業、輕數字,在長三角城市群中的角色與定位并不算突出。

隨著當前長三角一體化進程按下了“快進鍵”,寧波一方面在汽車和石化等支柱性產業、裝備制造和紡織服裝等特色領域迎來了協同發展的黃金時期,而另一方面在新興產業的比拼中又陷入了存在感不強的困局。

“目前寧波的產業和城市特色在國際上還不夠鮮明,產業創新與制造優勢還未融合爆發出來。同時,由于深度倚重制造業,代表未來趨勢的產業發展不夠壯大,與圈內城市相比,寧波尚未形成新興產業的單項突出優勢。”有熟悉寧波產業發展現狀的分析人士告訴記者,如何利用當前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機遇壯大優勢、補齊短板,是寧波產業調整升級需要解答的命題。

2019年,寧波已經在自身產業規劃上錨定了兩個大坐標——“246”計劃和“225”計劃。其中“246”計劃是指到2025年,寧波將在全市培育形成綠色石化、汽車兩個世界級的萬億級產業集群,高端裝備、新材料、電子信息、軟件與新興服務4個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五千億級產業集群以及關鍵基礎件(元器件)、智能家電、時尚紡織服裝、生物醫藥、文體用品、節能環保6個國內領先的千億級產業集群。

如果說“246”、“225”是寧波未來發展的雙翼,那么此次出臺的5大新興產業指導意見對于寧波來說又意味著什么?

上述寧波市發改委負責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該指導意見最重要的意義是夯實寧波實業基礎,將5大產業指導意見切入到“246”計劃中,能有效地將科技與制造融合,進行產業深度補鏈,從而提升寧波的現代化產業體系。

該負責人表示,從長三角一體化的角度來看,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發展方向和路徑,寧波立足港口區位條件,結合數字經濟對工業、制造業進行整頓、轉型和升級,一方面在浙江省內與杭州形成互補,避免兩個城市之間的低質量無序競爭,另一方面在整個長三角范圍內形成城市間產業協同發展。

為此,針對培育新興產業需要時間、資本的大量投入問題,如何讓引導性的文件落地有聲,寧波也出臺了一系列配套措施。

“首先是搭建工作載體,目前寧波市政府各部門內明確了責任分工,各項操作細則也在緊鑼密鼓地準備著。另一點更為重要的是資金這個硬條件,寧波已經聯合6家銀行推出了1100億元的信貸專項,從而發揮金融在逆周期的調節作用和投資在經濟社會發展的拉動作用。”

上述負責人還告訴記者,寧波正在積極抓住央行再貸款再貼現政策契機,為符合條件的企業申報資金支持。“除了像老娘舅一樣做好銀行資金與企業項目的銜接工作,寧波也正在深化企業服務,建立駐企聯企服務員機制,更好地幫助企業現場解決困難。”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