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宏觀 > 正文

評論丨高考是否延期應早做定奪,取舍之間須兼顧公平與效率

2020年03月19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永杰  

經歷過高考的人都知道,考生不可能長期保持在備考狀態,先不說考生自己在心理上不堪重壓,考生家庭在生活安排上也可能難以支撐。因此,明確的考試時間是安排備考工作的大前提。

中山大學副教授陳永杰

經歷過高考的人都知道,考生不可能長期保持在備考狀態,先不說考生自己在心理上不堪重壓,考生家庭在生活安排上也可能難以支撐。因此,明確的考試時間是安排備考工作的大前提。在全國抗疫的背景之下,現時很多高三的家長和學生都在忐忑不安地等待高考是否延期的消息。日前,教育部官員在接受央視訪談時表示,現時正在征求各地意見之中,希望能盡快作出決定。

離原定在六月初舉行的高考只剩下不足80天,也應該有個準確說法了。

考慮到歐洲多國采取的“群體免疫”抗疫策略,日前包括鐘南山院士在內的多名醫學專家均認為,全球疫情可能會延至夏天甚至未來更長一段時間。如此看來,對于受疫情困擾的部分省市而言,在原定高考時間前后安排好考場工作是一個挑戰。換而言之,全國各省市按原計劃高考,應是低概率事件了。

高考招生有考試和招生入學兩步,高考是否延期與此相關。我國的高考制度以分省配額為基礎,考試不同步并不困難,但招生入學不同步則會帶來很多問題,會令高校難以安排教學。因此,如果高考要改期,可能的替代性政策選項——全國一起延期高考或者根據抗疫情況分批高考——優缺點其實也一目了然。把考試和招生入學這兩步工作的邏輯關系結合在一起來推演,筆者認為,當前決策者面對三種選項,全部都不完美,但總得有取舍。

第一種選項是全國統一延期高考,這是政策調整最少的選項,對于教育部門和考生家長而言都是最容易理解的。但這樣做明顯相當低效。這好比現時的開學問題:由于有“零起點教學”(不得拔高教學要求、加快教學進度)等國家級或省級的教學進度要求,相當一部分人口流動率極低的城市盡管早就沒有新增案例,甚至一直都沒有發現任何案例,但也要陪著人口流動率高且有新增案例的城市一起停學。不僅如此,這還給要上班的父母帶來了頭痛的少年兒童照顧問題,增加了特殊時期的開支壓力。同理,高考延期將使很多省市的高三考生要把本來已經拉緊的弦先略微松下來,回頭再拉緊一次,談何容易?

第二種選項是根據抗疫情況分省分批考試。這當然是靈活變通的一個辦法,實際上也不會對各省本來就設定好的招生配額有實質上的影響。誠然,這會令過去幾年撤銷分省出題、回到“全國一張卷”的努力暫時回退,各省成績之間難以橫向比較,結果將是“異地借考、原籍錄取”的工作面對極大挑戰。但最主要的問題,其實是它會為后面的招生入學工作帶來相當大的挑戰。我國大部分高校都跨省市招生,如果一部分考生已經招回來且入學了,而另一部分連試都還沒考,那整個學年怎么安排?這又回到老問題:等還是不等?

還有第三種選擇,就是把全國分成高風險與低風險兩類省份,實行兩種高考招生安排。在低風險的省份,如常統一舉行全國考試和招生入學;在高風險的省份,則所有招生名額在地安排,今年特殊情況不設跨省招生,本省院校均只錄取本省考生。如此一來,高風險省份可以根據情況延后本省高考,其院校也可以根據實際情況延后開學。這樣做的好處是最大程度地確保了高考招生的效率,但問題是損害了高風險省份考生出省念書的選擇權,可以考慮的補償做法是在疫情平復后提供轉學機制,允許向同級別院校的同類專業轉學。

上述三種選項,是在效率與公平之間的不同組合,沒有一種選擇稱得上理想。誠然,三十幾個省市放在同一個教育政策的框架下統一管理,難免需要面對這種兩難。現在加上疫情的因素,更難有完美的安排。但越是難以決策,就越是需要早做定奪,這樣才可以減輕考生和家庭當下的精神焦慮。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