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融 > 正文

央行定向降準釋放4000億流動性 貨幣政策調節節奏加快

2020年04月04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楊志錦  

3月中下旬以來,央行貨幣政策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的節奏明顯加快,反映出宏觀政策層面穩增長的緊迫性。本次推出對中小銀行的降準措施意味著貨幣政策仍在寬松的軌道上,相關逆周期政策仍然可期。

4月3日,央行啟動年內第三次降準。

當日,央行公告稱,決定對農村信用社、農村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村鎮銀行和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定向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于4月15日和5月15日分兩次實施到位,每次下調0.5個百分點,共釋放長期資金約4000億元。

同時,央行還宣布,自4月7日起將金融機構在央行超額存款準備金利率從0.72%下調至0.35%。

在3月31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進一步實施對中小銀行的定向降準”的表態后,市場對中小銀行的定向降準已有預期。超出預期的是本次將超額存款準備金利率調降。

“降準政策和降低超額存款準備金利率的組合,確實有利于提高銀行資金的使用效率,讓更多的資金流入實體經濟尤其是中小微企業,助力疫后實體經濟的恢復。” 財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伍超明表示。

3月中下旬以來,央行貨幣政策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的節奏明顯加快,反映出宏觀政策層面穩增長的緊迫性,比如3月13日宣布普惠金融定向降準措施,3月30日7天逆回購降息20BP。本次推出對中小銀行的降準措施意味著貨幣政策仍在寬松的軌道上,相關逆周期政策仍然可期。

定向支持中小行及中小企業

在此之前,央行年內已有兩次降準操作。1月初,央行實施過一次全面降準,釋放長期資金8000億元。3月16日,央行實施普惠金融定向降準考核,釋放長期資金5500億元。

3月中旬的普惠金融定向降準主要針對大行、股份行及規模較大的城商行,降準后它們流動性緊張的局面有所緩解、資金成本也得以下降。但作為支持中小企業的中小銀行尚未獲得降準支持。

因此,央行此次選擇對中小銀行進行降準。具體包括兩類機構,一類是農村信用社、農村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村鎮銀行等農村金融機構,另一類是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

央行相關負責人稱,此次獲得定向降準資金的中小銀行有近4000家,在銀行體系中家數占比為99%,數量眾多、分布廣泛,立足當地、扎根基層,是服務中小微企業的重要力量。

“進一步降低中小銀行存款準備金率,將增加中小銀行的資金實力,有助于引導其以更優惠的利率向中小微企業發放貸款,擴大涉農、外貿和受疫情影響較嚴重產業的信貸投放,增強對實體經濟恢復和發展的支持力度。”央行相關負責人稱。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稱,通過本次降準釋放長期資金,有助于支持中小銀行更好聚焦主責主業,增加對中小微企業的信貸供給,降低融資成本,實現精準紓困。

在本次降準之前,農村信用社、農村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村鎮銀行等存準率在7%左右,此次降準1個百分點后,存準率將降至6%。從中國歷史上以及發展中國家情況看,6%的存款準備金率是比較低的水平。國有大行和股份行的存準率則高于這一水平。

4月3日上午,央行副行長劉國強在國新辦發布會上表示,對中小銀行實施較低的存款準備金率是推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舉措,即通過改革的辦法優化金融供給結構和信貸資金配置,支持中小銀行更好聚焦中小微企業,增加信貸供給,降低融資成本。

“此次定向降準,加上之前超過萬億的再貸款再貼現,能夠降低中小行的負債成本,給中小行服務小微企業等普惠客更多的籌碼,更好和大行競爭。”粵開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奇霖稱,“而更多的競爭,能夠帶來小微企業貸款利率的更大幅度的下降,讓中小微企業享受到更好的金融服務。這在當前顯得格外珍貴。”

后續仍有寬松措施

超出市場預期的是,央行還宣布,自4月7日起將金融機構在央行超額存款準備金利率從0.72%下調至0.35%。

所謂超額存款準備金是存款類金融機構在繳足法定準備金之后,自愿存放在央行的錢,由銀行自主支配,可隨時用于清算、提取現金等需要。人民銀行對超額準備金支付利息,其利率就是超額準備金利率,這一利率水平亦被認為是利率走廊的下限。中國超額準備金利率2008年從0.99%下調至0.72%后,一直未做調整。

央行降低超額存款準備金率后,商業銀行在央行存款的收益降低。這一舉措意味著,央行激勵商業銀行要更多地把資金用于信貸投放,而不是把資金存在央行賬上獲得收益。

“意在引導銀行趕緊把錢花出去。2月以來,央行通過降準、再貸款、MLF等,投放中長期資金接近3萬億,資金成本也在降低;但實體需求偏弱,導致資金滯留在金融體系,迫切需要引導資金流向實體。”長江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趙偉表示。

Wind數據顯示,4月3日DR007報價1.57%,已連續多個交易日低于7天逆回購政策利率。

中信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明明認為,2019年11月以來逆回購操作利率累計下調了35BP,本次將超額存款準備金率一次性下調37BP,一定程度上也是維持利率走廊的寬度。

本次推出對中小銀行的降準措施意味著貨幣政策仍在寬松的軌道上,相關逆周期政策仍然可期。

交通銀行首席研究員唐建偉表示,降準是為了給市場投放長期低成本資金,進一步引導銀行讓利實體經濟,降低企業融資成本,預計降息政策短期月內也將推出。近期,央行將同時使用“降準+降息+結構性工具”的政策組合,維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降低社會融資成本是貨幣政策的核心工作,預計央行將于4月LPR公布之前,調降MLF利率,引導LPR下行。”溫彬稱。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TLC官网